夹缝中生长的艺术电影:过亿并非常态,如何抵达最大观众群?_影评综艺新闻资讯网_影视趣闻图_中国影视产业发展现状前景

《重庆美女》海报

在中国电影单片票房以数十亿论英雄的环境里,电影《二十二》的1.7亿元票房显得寻常。然而,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以慰安妇幸存者为主角、主题严肃沉重、表达方式内敛低调的纪录片;而1.7亿元这个数字,是去年中国纪录电影总票房 (8292万元)的两倍。于是,它成了这个暑期档《战狼2》之外另一部值得讨论的现象级影片《二十二》创造的票房童话,是一个偶然的个案,还是一个让人振奋的信号?艺术电影的春天真的来了?

近日,全80后制作、运营的电影《重庆美女》首周播出后被观众评很有人缘,对此,导演杨紫婷乐观表态,在这个档期上映,院线排期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得感谢观众走进影院支持,让自己制作的小成本电影有力量去和大片同档较量。

曾经,能在院线中多坚持些日子,就是对于上映的全部野心

电影《重庆美女》院线排期并不乐观,而且上映档期前有大制作《建国大业》、《风声》,后有靠黄渤撑场的《倔强萝卜》、一代人儿时的玩伴《阿童木》,剩下的就是一些引进的国外影片,像不是新片却赢得相当一部分人走进影院的《非常主播》,挑战观众智商和忍受力的《地铁劫案》,都来分数字放映的这杯羹,再加上该片也没有像周星驰、黄渤、葛优这种在喜剧市场的票房保证和号召力的领军人物,这种情况下对完全走数字放映形式的《重庆美女》来说,是场挑战,不过,首周创下的好口评给这位80后的美女导演注射了一支强有力的兴奋剂。

《二十二》的拍摄完成后,剧组捉襟见肘,完不了工,后来众筹得了100万元,20万元用在后期制作,80万元作发行费用,能在今年暑期档进入院线,很是费了周折。公映前,主创们在若干城市跑路演时,导演谨慎地表达了他的野心:能在院线中多坚持些日子,吸引20万观众,争取票房过1000万元。对于一部首映当天排片不到1.5%的影片而言,这的确是个奢侈的愿望了。

该片围绕一张神秘的锅底秘方展开。戏中难得一见罗家英由啰嗦唐僧变温情父亲;姜超从《武林外传》的李大嘴变成拿着菜刀偷秘方的史上最倒霉大盗,戏中小马哥的行头也很气质;袁成杰成了野蛮女友中的车太贤,就差没穿高跟鞋去走一圈;戚薇完美诠释我脑中的橡皮差,关键时刻总是忘记自己要说什么要做什么种种不搭噶的小人物因一张神秘的锅底秘方纠结在一起,这些都是成功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另几大卖点。

在《二十二》上映前不久,张杨导演的纪录片《冈仁波齐》票房过亿,被认为是纪录片在商业院线中取得的重要突破。即便如此,回顾过去几年里若干纪录电影的公映经历,不得不承认一个客观事实:纪录片在中国电影市场面临的境遇并不乐观

2013年12月20日,张侨勇导演的《千锤百炼》上映,被看作纪录片进院线迈出的第一步。《千锤百炼》记录四川大凉山深处,拳击运动如何渗透进一个普通中学教练的生命,并且改变了几个年轻人的命运。影片在70个城市公映,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公映的纪录片,而它最终的放映场次是383场,票房7万元。

2014年7月25日,范立欣导演的《我就是我》公映,影片以《快乐男声》为背景,记录一群少年在选秀过程中经历的内心冲突和迷惘。快男粉丝并没有为影片创造预期的票房,《我就是我》上映3天后就下线了,累计票房490万元。

2015年6月,《我的诗篇》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得了最佳纪录片金爵奖,但是影片延迟到2017年才有机会公映,票房止步于315万元。

在商业电影的压力和夹缝里,它们的放映空间仍然有限

中国纪录电影的票房能到千万级别的,少而又少,2015年10月上映的《喜马拉雅天梯》是难得的一部。在商业电影的压力和夹缝中寻找有限的观众,这是中国纪录电影面临的现状。因为《冈仁波齐》和《二十二》的票房成绩,认定纪录片将是中国大银幕票房的增长点,很可能是一个过于乐观的误判。

《二十二》的逆袭,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时势造就的。影片上映当天,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第二天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纪念日。由此辐射出的情感能量,直接成为人们走进影院的动力。何况,22这个数字本身构成一个具有强大感染力的故事:从1938年到1942年,日军在中国征召的慰安妇总计在20万以上,到了2012年,全国公开身份的幸存慰安妇老人仅剩32位。导演郭柯有感于那些受尽磨难的老人们生命相继凋零,拍摄了43分钟的短片《三十二》。2014年,32位老人中有10人陆续离世,数字变成了22,郭柯开始拍摄长片《二十二》。电影上映2天前,影片中的黄有良老人去世,到8月14日那天,片中的22位老奶奶,只剩下8位了。

论艺术手法,《二十二》 不能算是一部高明的作品,它的视听语言是淳朴单一的,甚至欠缺一个足够自洽的内在逻辑,但它胜在真诚,导演以真诚赢得老人的信任,影片以真诚换来口耳相传的口碑。《二十二》和不久前的《冈仁波齐》有个共同点,都是靠人际传播的口碑提升上座率,换来更多的排片,在迅速翻篇的商业院线里顽强地争取到放映空间。

过亿并非常态,健全的放映环境仍需努力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容量增加,观众对作品多样性的需求增加,这是《冈仁波齐》和《二十二》获得超常收益的大前提。在艺术院线和长线放映机制都不甚完善的当下,纪录片和文艺片的排片仍然处在弱势地位,只能靠上映后短时间里的口碑作为赌注,排片率和放映时间是博出来、赌出来的。

在这个过程中,作品的质量是硬道理,但是也要看到,观众的自来水是个不确定因素,会有相当数量的观众误入,而这些误入的观众很可能是留不住的。《冈仁波齐》和《皮绳上的魂》遭遇的冰火两重天是现成的例子。两部电影的导演都是张杨,虽然一部纪录片,一部剧情片,但背景类似,论影片的完成度和艺术水准,差别不大。《冈仁波齐》在一个相对平淡的档期上映,主创的预期票房是2000万-3000万元之间,没想到这部品相不同于寻常商业片的电影掀起观影热潮,最后票房过亿。在票房利好消息频传时,学者石川发了条微博泼冷水,谈到影院里很多刷微博、打瞌睡的。时隔两个月,《皮绳上的魂》上映,检验观众的时刻来了结果《皮绳上的魂》的票房勉强刚过300万元,大大地低于预期,几乎是惨淡的。

《冈仁波齐》和《二十二》的票房固然振奋人心,《皮绳上的魂》遭遇的挫败也让人看清,健全的艺术影片放映环境仍需努力,过亿并非这一类影片的放映常态,稳定的观众群、良好的放映渠道和长线放映的机制仍在上下求索的过程中。《二十二》的票房成绩让资本蠢蠢欲动时,我们也别忘了,这是一部差点进不了院线的电影,别忘了,每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和各类电影节之后,有太多无法得到更多与观众见面机会的电影。此类电影在影展之外,如何抵达更宽阔的空间?能不能让文艺青年之外的观众看到这些电影?能不能让影院接受产品的差异性?比起一部两部过亿的个案,让尽可能多的小小佳片释放它们的能量,这才谈得上艺术电影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