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今日评《非常嫌疑犯》

如果说经典电影就是开创一种新模式,那么此片的历史地位绝对毋庸置疑。
然而也像许多经典影片被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模仿,多年后人们就只能从历史地位的角度怀念它而无法再从中直接获得很大心灵冲击了。
必威 ,就好象第一部使用长镜头的电影,第一部打乱时间顺序叙事的电影,第一部运用三D或电脑特技的电影等等等等,许多手法一旦被创新出来,立刻会被普遍的模仿,甚至最后可能烂到连电视剧都在不停的用。
这部电影在悬疑片中的创新,大概可以归结为两点:
1.看似最无辜的人反而是坏人。现在不要提柯南,连少年包青天都知道这么设悬念了,已经从创新变成了常规,说不定真像坏人的成了坏人才比较悬念
2.结局推翻全篇所有已知假设。悬疑片推理片好像智力游戏,从给出的已知中思索答案是观众的一大乐趣。而这部片子的最后,忽然告诉大家,“还想呢?别想了,都是逗你玩儿的,所有细节全是kint现编的”。除了尸体,和一个凯撒的名字,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全都不成立。大家发现自己和警察一样被忽悠的同时,心理不禁大赞,这大忽悠太牛了。但现在这一点也被很普遍的模仿了,影片中先讲一遍假的故事一点也不新鲜了,甚至还涌现出了许多为忽悠而忽悠的无聊电影。
于是,这部电影也快被放进博物馆了。就好象当年父母们看《庐山之恋》被其中的接吻镜头和无数套漂亮的女装震撼到不行,现在这些谁还觉得稀罕啊。
电影模式就好象科学技术终归是在不断创新,改造过世界,蓬勃发展过,最终等待被新的模式或技术所取代。
所以对这样的经典老电影也不必过于叹息,也不必过于诋毁。
今天的人们能够看得更远,是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毫无疑问,大多数的人们都喜欢“最后一秒快感”的电影。从某种意义上说,《风声》的确可以看成是血腥版本的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故事从五位嫌疑人被抓进裘庄开始,观众就要跟着审讯者一道玩“捉老鬼”的推理游戏。这种剧情在国内可谓是凤毛麟角,而这其中又是多见于恐怖片。不管是模仿美国的《天黑请闭眼》还是其余的一些电影,都不是推理套路的,只有某些日本电影还算比较吻合,只不过这些在中国都算是小众而已。所以不得不说《风声》是开了先河的。其实从《英雄》开始,国产商业片就进入了一个新的编剧模式中,好人不再只是好人,坏人也不单纯是坏人,悲剧式的结果又甚是流行,导致最后的结果就是电影缺少了一种必要的力量,那种正邪相交的英雄故事变得很是无聊。

     而我又始终觉得,一本电影只有足够鲜明的正邪交锋才能彰显其中最美好的人性一面。因为和谐只能是小儿科,必须要有足够强大的黑暗面,只有战胜一个真正狡猾恶毒的对手才能凸显英雄之路的艰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的。而不是曾在我年幼的时候看到的一些主旋律片,不是些傻兮兮的日本鬼子,就是些暴躁如雷呆若木鸡的国名党士兵。

     只是,这不是一部适合看过原著的人观看的电影。而我正很不幸的看过了小说又去看电影。因为平心而论,原著比电影要精彩的多。

     首先是人物设置的问题。在原著中,李宁玉是老鬼,显然作者为了铺设这个结局把李宁玉设置的合情合理也显得人物形象丰满异常。但是电影里可能是为了给看过原著的人一种新鲜感,编剧特意换了老鬼的人物,更是加了老枪这个人物。我觉得这显然是为了加戏,或者就是不甘心让顾晓梦和吴志国当路人甲,担心浪费了周迅的苦情戏和张涵予的一脸正气。虽然拍成了更形象的电影,但始终比不过那些拍不出的原著中的小细节,也直接导致了第二个我要说的问题。

     其次就是电影中过早地揭露了最后的结局。可能是编剧低估了观众的逻辑能力。总之导演在前面铺垫工夫作得十足十的前提下刚过半就急于抖包袱。我觉得让所有人都惨烈地不动声色地死去,使观众在一团迷雾中最后真相大白的感觉会更好。

     犹记得原著中最吸引的魅力在于最后的结局并不完全是真相大白。在潘老口述的故事中,李宁玉(老鬼)是完全的光彩夺目,然后紧接着在老年顾晓梦的叙述中,她说是她帮助李宁玉传递了情报,但是到了故事的第三部分,潘老的儿子潘教授又推翻了这一说法,所以其实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罗生门,并没有交代真正的谜底,我觉得这才是这部小说比其他谍战悬疑故事高明的地方,因为没有谜底的结局更像是对历史的隐喻——真正的真相或许根本无人知晓。

     不过抱着对国产电影宽容的心态以及冲着国庆这几天还算飘红的票房,还是觉得《风声》是一部还算成功的电影。至少它在中国电影史上有了自己的创新,试图用悬念的形式吸引观众,而且观众还对此乐此不疲。

     所以我想人们并没有厌倦那英雄的传奇,只不过受不了那些做作的虚伪的表现方式而已。而《风声》,恰是呼唤起了真英雄的电影。